前身

在本馆决定变成现在这样的存在前,妄想就已经在世界的某处肆虐了。

幻象图书馆

是的,既然是幻象,那么本馆不是图书馆,无法行使图书馆的职能也不过是世界的渺小无奈。
换而言之,正如它的前身一样,是「世界角落」的一个不起眼的家伙自我满足和自我陶醉的产物。但即便如此,正如图书管理员的自述:

思考是隐秘性的,个体感官在公众前是备受羞辱的,但我唯独相信突破心之壁障是要有人从中主动走出来的,一纸一文、一言一行即可。坚信着某天人类分裂的心将不产生两条平行的直线。

作为管理员,把经验和知识毫不顾忌的转述是一种值得践行的人类活动。一本书可能会有纰漏等待校对与订正,但文本时刻处于一种能被阅读的状态这本身就是其价值所在。

真正的职能

为了让文本与其第一作者以外的读者之间产生真正的“文本”而摆脱媚俗,管理员从任何人那里剥夺祈愿。那么,何不把妄想本身当成一种浪漫,留给图书馆的脑与自我缠绕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