摇晃着,信号(认知)这反复响彻的铃音。

倚靠着,信念(意义)这一击即破的斜塔。

对抗着,大地(世界)这永不消失的吸引。

炫耀着,画布(答卷)这光怪陆离的群青。

电气马戏团

        神给人以思维的脑,去苦思出一个关于自我存在的答案。

  我们时常会思考人生和自我究竟为何物,思考过程产生的浮沫,托起世界方舟的理念,整个漂浮遨游的方舟,宛如一弯漆黑夜空中的皎月,构成了星彩水晶玻璃球的小小世界。

电气马戏团

        啊,见到了十八岁的自己。或者也不是十八岁,而可以是任何为人所缅怀的年纪。那时的夏天,还比今年的炽热不少,却也因此多了些可以消暑的手段。

电气马戏团

        回顾自己的文章,总是有几种用不腻的题材——个人经历的情感体验、傲慢且不明所以的语言符号、欲望以及他者的欲望。诚然,这些不过是给枯燥贫瘠无一内容的句子妆点的胭脂水粉,是些冠冕堂皇的东西。排除掉诗意表达后,剩下留在空地上的让人臆想的空洞符号,随着读者的困惑戛然而止,就止于鼠标的click和电容屏幕的一次touch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这次要说的,也是可有可无之物。

梦之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