欲望是大他者的欲望

欲望 = 要求 - 需要

desire = demand - need

欲望是我们的幻想,是夹在指令式要求与生理性需求的间隙。作为生物的人,满足于需求;作为社会的人,不满足于需求。我们总是试图追寻那触不可及的欲望本身,但欲望的形态、模样并非会如所想的那般显现并被捕捉,我们追求欲望宛如捕风捉影、浑水摸鱼。因为这东西既没有形态也不断流动,他是我们的幻想。

如果我们想吃一个苹果,那么吃到嘴里的就是苹果,而还未吃到嘴里的、在脑中描摹想象的口味与感觉便是欲望本身。欲望既非是在真正吃到的苹果时尝到的味道,亦非我们”想要去吃“这个动作,而是在“想要吃”之中除去“吃”的事实。也即是”想要“本身。所以欲望是一种想象。

而这种想象,是大他者的指令的强权给予人的。电视广播、网络媒体、他人的愿望、失败的经历……受到感染,人自发的产生了他自认为是自身的愿望。而这种愿望,本身就是他人愿望的投射,也即是大他者强权的体现。

我们总是在让步欲望

一个人的行动取决于这件事对他来说是怎样,以及出发点、过程和结果三者的“价值”。价值过于复杂,他不仅被这个人的性格和判断先决,也被本人和社会的意识形态先决。这里我想讨论第一点,这件事对他来说是怎样。

这意味着,他是会想象和预设这件事的各种条件——为什么做?结果是什么?做的代价是什么?

于是当他害怕失败,而迟迟把这件事搁置在心里时,他让欲望本身滋生并进行了让步。准确来说,滋生意味着他更加没办法了解事实,事实被蒙蔽在想象的笼罩,偏离与曲解也同时发生。幻想着失败的结果,意味着用掉一次抽奖券,徒徒把大奖的可能性夺走,这必定使人害怕。悬置事情本身,将他置入可能性的维度,从而什么都不做,什么都不做的“做了”(在幻想层面)。

又或者,他担心这幻想的破灭,而什么都不做的让步。“如果我上了大学,就会有一个崭新的自己替代现在的自己,美好的蔷薇色物语将被述说”。高中的他考上大学,真实大学与幻想中的差距不难预测的使他失望。企图维持住这幻想而悬置大学生活,把它拽入如高中时祈求攀登的一个目标中、台阶上,一种自我铺设道路的前方直行。

欲望是满足的不满足,是不满足的满足

起初我在steam上购买游戏,我享受的通关了它。不久后我又买了一款,因为我没法满足于一款已经满足过我的游戏。

欲望的循环这样运作,人们找到一个他所欲望的东西,于是便去追求它。追求到渴求事物的他在享受片刻的满足后,他发现这东西并不如起初所想的那样具有魅力,于是他开始寻找一个能满足他的东西。

当食欲得到满足,我们追求物欲;当物欲得到满足,我们追求情欲。满足的物质生活令人追求精神的满足、自我的实现。人们得到一个没有中奖上限的奖池,却永远不满足于这一次,只能满足于下一个的大奖。在不断的下一个中,我们与欲望捉迷藏,在永不腻烦的无限游戏中狂奔。悖论性的,我们永不能满足于这种满足,因为它并不真正让我们满足。我们也只能满足于这种不满足,因为不存在满足得以让我们满足。

不要向欲望让步

首先明确一点,欲望的运作机制绝不会变化,欲望总是那个欲望。那么我们何以从这种持续的苦痛中解脱?也许终极的死亡能使运动停止,但爱洛斯(Eros)阻挡我们的死亡冲动。如果不让一切停下来,那我们唯有缓解它。

欲望总是在运动,想象也在同我们所运动,不停留在想象这一步,也不向欲望让步的,去进行下一步,因为把想象之物悬置就是做出了让步。去打破幻想,祛魅掉幻象,然后穿越它。

一双眼睛看到的现实也许存在虚像,却也比幻象本身真实得多。

有策略或是没有策略的行动,都将在穿越幻象上得到益处。

不要让你的想象使得欲望滋生,它会阻断你看向现实的视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