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考是隐秘性的,个体感官在公众前是备受羞辱的,但我唯独相信突破心之壁障是要有人从中主动走出来的,一纸一文、一言一行即可。坚信着某天人类分裂的心将不产生两条平行的直线。